晏夏_沉迷小队鹰眼

你好,晏夏。
常驻欧美。
爱好all鹰,墙头JR,最喜欢的小男孩是达米安。

“我吃的cp都没有粮。”

千本鸟居

京都最具有代表性之一的鸟居——千本鸟居。 

八田美咲早就想去了,但碍于伏见猿比古工作繁忙这个计划到最后往往被搁置到一旁。对此他总是在家里和伏见抱怨你们scepter 4就算异能消失也是那么多工作——随后他会想起总是被抢了猎物这件事,拍案而起大声的和猿比古说你这次又抢了我们吠舞罗的目标巴拉巴拉。 

这一次不知道那个青头头干了什么这么好心,居然放了伏见一天的假,在早上通过对方发的短信知道这个消息后,八田一整个下午都用来筹备明天的事宜了。 

“你在干什么啊美咲……” 

伏见一回到家,将scepter 4外套搭上椅背就看见把卧室翻得乱七八糟的八田。他走过去,绕过丢在地上的衣物,蹲在八田身边看着他的小家伙把衣柜里的衣服拿出一件,然后皱了皱眉丢到一边接着审视别的。他听见伏见问他,转过头来把手上拿着的衣服挂回空荡荡的衣柜。 

“在找衣服。” 

“和平常穿的一样不就好了。”伏见拾起两件八田平时穿惯的衣服递到他面前。 

“……唔。”八田支支吾吾的说不出话,抬起头看着伏见。 

难道有什么我不能知道的事情?伏见挑了挑眉坐到地板上侧过头问他。 

“怎么了,美咲。实话告诉我。” 
伏见说这话的时候很认真,八田盯着他一会终于败下阵来,低着头掩饰自己脸上的红晕,声如蚊鸣的说。 

“…唔…因……因为这个、不不不是很像…约……约约会么!” 
由于紧张,说话的时候一直结结巴巴的,最后实在忍不住豁出去一般大声的对身边的人喊。接着立刻低下了头,一抹红晕从脸颊直烧到耳根。 

…可爱到犯规啊美咲。 
伏见先生在听见他的小家伙这样说之后,同样红了脸,以至于他不得不腾出一只手来扶住额头掩盖这个事实。 
随后他用空出的手把八田揽到自己怀中,将下巴搁在他头上。八田头发上有很好闻的洗发水的味道,发尾扫过伏见鼻尖,有点痒。 
“穿什么不重要,美咲。”他说,声音不大不小刚好够八田听得清楚-“只要有你,就足够了。” 

怀中的人脸更红了,随后伏见先生低声笑了起来。 

第二天一早醒来——或者说被迫醒来的伏见,皱了皱眉直起身子将放在床头的眼镜戴上让视线清晰一些。 
他小声的“啧”了一声,被吵醒终究还是有点不爽,但想到刚刚叫醒自己时八田兴奋期待的眼神就情不自禁将抱怨的话咽下肚,随后起床洗漱。 
刚刚洗完脸的伏见还没把毛巾挂上架子就闻到了烤面包的香味,他放好毛巾走出洗手间,转身去了客厅。然后他就看见他的小家伙拎着锅铲正在煎太阳蛋。 
滋啦滋啦的声音传入耳内,伏见侧身钻进厨房帮着八田把切好的番茄和黄瓜片叠在一片烤好的面包片上,然后又弄了另外一份什么也没有的夹层。 
转身刚准备把还蹦着油的太阳蛋放在两面包片上的八田一看另一个面包片中空空如也,立刻一边放蛋一边教训身旁在暖果汁的家伙:“我说猿比古,你好歹也吃点蔬菜啊?!” 
说话间伏见已经把暖好的果汁和磨好的咖啡端到桌面上,又折回来把面包斜着切成三明治端出来,最后才回答已经在洗锅的八田:“否决。要我吃蔬菜的话美咲也喝牛奶怎么样?”他抬手指了指冰箱,里面放着一些他前几天买回来的鲜奶。 
“……什么啊牛奶我现在也是能喝的!”闻言不禁大声反驳的八田举起刚刚洗好的厨具,带起些水珠溅到四周墙壁。接着他把锅放好,出了厨房愤愤的、用力咀嚼三明治,仿佛把它当成了伏见。 
伏见只是弯起眸子笑着看他,随后拿起自己那份早餐慢条斯理的吃了起来,和对面坐着吃相略显粗鲁的八田比起来顿时显得无比优雅。 

“好,走吧猿比古!”刚吃完三明治又一鼓作气灌下果汁的八田站起身子,看着伏见吃完刚准备回房拿包,却被拉住了手臂,:“猿比古?”他歪歪头有些不解的看着他。 
“面包屑,沾在脸上了。…是小孩子么?”他说这话的时候语调很柔和,比起以前刺耳的嘲讽,八田相信伏见此时绝无恶意,单纯只是调侃自己。 
八田装作生气的样子——却还是掩饰不住脸上的笑意,他轻轻使力挣脱伏见抓着自己手臂的手,“哼”了一声回房前还不忘反驳:“才不是小孩子啊!只是不小心而已!不小心!”特地加重后面三个字,伏见勾起唇角没说什么,只是将餐盘丢到水池里,稍微整理了一下自己的着装后就坐在沙发上浏览终端等着八田。 
没过两分钟就从里头出来的八田背着一个红色的双肩包,他拽着书包带子,冲到玄关处一边用鞋尖踢着地面一边转头催促着伏见:“快点啦猿比古!快点快点!” 
“是是-。”呼出一口气,伏见站起来伸个懒腰,一边回答着一边穿好布鞋走到门外锁好门,只见八田早就迫不及待跑进了电梯。他叹了口气也跟着走进去,摁下关门键。电梯急速下降,很快就到了一楼。 
八田一蹦一跳的走在前头,而伏见跟在他身后。眼见八田离自己越来越远,甚至几乎要逐渐消失在视线内,心底顿时有点焦急刚准备出声喊八田名字,就看见自家恋人停在拐弯处等他。 

烦躁感消失。他不禁扬起唇角,目光柔和饱含笑意:“别走太快,美咲。” 
“哎?”八田愣了愣,对伏见突兀的言语有些反应不过来。随后他点了点头,语气带了些许无奈:“知道了,真是…”他顿了顿,“会等你的啦!” 
伏见侧过头看他,轻轻“嗯”了一声。 

冬天早晨不算刺眼的阳光落在他们身上,八田与伏见肩并肩的走着。 
不紧不慢。 

右边的狐狸嘴里叼的是宝珠,左边的则叼著一把钥匙,与印象中其他的神社大不相同。 
阳光照射在石柱上反射出银色的光点,两人抬起头,“伏见稻荷大社”几个字映入眼帘。这次游玩伏见只知道要去千本鸟居,却不知道这千本鸟居竟然在与自己一个姓氏的神社当中。 
他斜睨了八田一眼,不出意料瞅见他脸上洋洋得意的表情。眉梢一挑不禁出言:“真是孩子气,美咲。” 
八田当然不会乖乖就这么被说,噎住几秒迅速反应过来大叫着——“才没有孩子气啊!” 
而伏见却不作回答,只是看着他笑。 

许是被看的没啥底气——毕竟他本来就抱着耍弄伏见的小孩子心理,只好轻咳一声拽着伏见的手往阶梯上拉:“好了快走吧!” 
伏见任着他拽着自己,刚刚的话题也不再提起——见好就收,要是再接下去估计八田得炸毛了。 

他们逛了一圈神社,该做的都做了——去拜殿拜了拜,摇了铃,投了香火钱,然后才往本次外出游玩的真正目的走去。 
千本鸟居。 
鸟居在山上,要爬很久。本想一鼓作气冲上去的八田最终因为体力不支而倚着伏见的肩膀喘气,呼出的白色雾气融入到冬天分外明朗的空中。八田的脸颊因为剧烈运动而显得通红,鲜艳的紫色羽绒服由于过热而被脱了下来,随意的搭在臂弯上。 
“哈…呼,真、真是,太远了吧!”刚缓过来的八田抱怨着。 
“美咲你难道没有查过么,这里爬上去要几个小时。”一路上慢悠悠走来的伏见瞥了他一眼,把手里的终端收进口袋拿出纸巾给他擦了擦额角的汗。 
“查过。”接过纸巾抹掉脸上汗水,八田回答,然后又张开双臂:“但是我想如果我能一下子冲上去不就超级帅么!就像那些超人啊什么的!”八田说这话的时候表情很兴奋,伏见一听笑了起来,随后就惹来了八田不高兴的疑问。 
“真是小孩子啊美咲。”不过,我喜欢。他揉揉八田的脑袋没等八田再开口,便牵起他的手接着向上走:“再不走就要天黑了,快点吧。” 
大片树林将空气净化的格外清新,让八田心情又好了几分。午间阳光正好,透过浓密树叶变成零碎的不规则形状投射在地面上。即使是在冬天也让人觉得会因这天气而染上几分温暖。他们就这样,牵着对方的手,信步在林中。 

几小时后,他们迈着有些迟缓的步伐终于到了传说中的千本鸟居。因为半路八田与伏见停下休息,比计算好的又多用了半小时上山。 
橘色柱体上有着黑色的字,一排过去仿佛没有尽头。八田见到这样的鸟居脸上浮现惊喜神色,接着就拽住伏见冲进那鸟居中。 
他们到鸟居的时候太阳已经开始落下了,远方的天空现出一丝橙,然后从无垠的尽头开始,天蓝色的天空一点一点被染成红色。 
透过上方的缝隙,一丝赤红钻入鸟居当中,夕阳的颜色很好的融入到橘色的鸟居当中,将鸟居衬的更为瑰丽。 
——红色的。 
稀疏光线零零落落洒在八田身后,如同还拥有赤组能力的他在身后燃起的熊熊烈火般。